芒果睡鼠

刚入实况主圈夫人厨一枚,all夫人,已快饿死

wwwww

+梦间集圣火令x无剑 这cp名叫啥
+大半年不写的中老年渣文手的复健emmm
+我家的梦间集是个乙女集,我家的寻梦人是对感情比较弱呆瓜  并且无性别/不
+感觉每个小哥哥的某些发言都有点黑化倾向
+很剧文本来的脑洞,明明用火属性攻击却有这样的发言……圣火没找到你是这样的抖s

圣火令被带入中原时已经是很久之前了,他本身就是历代教主的随身之物。明教泱泱历史中教主们待人接物,跟随前代学习享受还有更隐秘凶险的活动,或独身一人或与好友同行,却不料这几世的风趣之事都聚集到了随身之物上。

圣火令还为能化作人身前便有人对他赞扬不以,明教圣物偷看一眼都是此生美哉。到了中原,化了人形。皮囊成了赞美他的主流,若不是有同类同乐同苦,或许他的真身就被遗留在历史之中如同他背后的明教历史一样,终成笑谈。

可圣火令无法忘记那些事物与人,他本是武器,生来便是,揍人是本能,想要找人讨教一番,这并不是什么羞耻之事。

牟  尼   教教导人向往光明,禁欲、素食、斋戒、祈祷。若他的战斗是为了光明而战,那这番战斗也是遵从教礼,是被允许的。

讨武这事,于弱者比显不美,于平等者比略淡薄,于强者比才乃上策,美策。所以至于武林顶端的屠龙刀是圣火不可多得的一位好敌手,每当圣火无所事事或心有杂念,他都要来打扰一下这位好敌手。

而最近屠龙跟着无剑在剑冢活动,圣火也变时常来到剑冢讨教一番。

不过,他不能空手而来。

剑冢主人失踪也表示他们武器化形的根源,目前执掌剑冢的则是前任主人留下的爱物无剑掌管。

圣火随听过屠龙唠叨无剑身体薄弱,细皮嫩肉像一个女人一般。战斗时也只是匆匆一瞥没能仔细查看。

可当真见了面还是好生惊讶。这主人别说比做女人,甚至比女人也不足。圣火的脑袋瓜里翻来合欢、淑女和越女的形象比较。越发觉得这位无剑不能以刀剑想称,更像是软弱无力的人类。

圣火不知如何是好了,普通的人类他一般并不在意,又不会妨碍自己生活,稍微温和点变很好相处。

可一个影响自己化形地方的掌主居然是和人类一样的柔弱,圣火内心总有些不平。这不平又在无剑的温柔下抚摸的一点儿也不剩。

圣火温柔,在表面,在皮肤。内心的烈火燃烧的浓烈,呛人的烟和烫伤的高温在他深处用不会消失。人总说教派是扎在魂魄深处的藤蔓,圣火对此不得不赞同。他对牟  尼   教远比他想象中的严重的多。

可无剑不同,不管是那个派系那个论调,他都能听的津津有味。人道的坏和好他都能平和的接受,他只是坐那儿,就让人感到心底平静。

这样的无剑总让圣火不自觉的想要给他点什么,不是恋人见得宠爱,不是家人间的亲情,只是出门在外总想给他带点什么好玩意来,只是想看无剑脸上惊喜的笑容和灵动的表情。

每次无剑如此灵动的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,他都控制不住的想要把一切显给他。

教条的锁链似乎也离开了他的身体不见了,圣火第一次感受到人形和皮囊的好处。他的身体里的火似乎想要蔓延出来,一直到无剑那洁白的手臂上,那小巧的身子,那可爱的脸颊。

圣火令都觉得自己的视线模糊了。

这是情欲之火,是不洁,是黑暗。

可他控制不住的沉了下去,如同在深海里。

end?tbc?

为啥会有这种想法的圣火……大家可以去搜搜明教……反正就是……教派圣物咋能不被诱惑呢?/呼呼呼

心理学有无数的黑泥,令人作呕的人生以及我……

官方居然出了个养老活动……

呜哇终于!!!曦月刀我来了!

赶上末班车的第二次活动毕业,对不起流光光如果不是我前几天偷懒你早就99999了,另外我家扛把子居然是青丝,摸摸哒爱他

这池子有毒,抽到96了来了新五花

官方敢出我敢氪!